天地侦探>玄幻>【BGB】口蜜腹剑 > 3 一日“男友”
    因为一开始都说明白了是享受情欲而已,所以在被指责“花心”“不愿意负责”时戚娇妆是坚决不愿意背这口黑锅的。同一个圈子里的玩家基本上家境也都不差,总有几个不长眼又妄图死缠烂打的人想要找到她父母,通过向她父母哭诉的方式来给她施压。

    久而久之戚娇妆父母自然也知道了女儿在感情上的态度,孑然不同的是父母感情极好,只是衣食无忧的生活让戚娇妆过惯了安逸的生活,自然也不愿意吃感情上一点的苦,所以至今以来都站在情感的至高位。

    说“偏宠”可能都有些轻了,“毫无原则的溺爱”才是父母对待戚娇妆的态度。从女孩长到女人,她在学校和职场上无往不利的秘诀便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老师和父母或许看出她所言并非真实,但看着这张脸总会妥协。

    后来爸妈又生了个弟弟,也不是皇太子,而是“因为觉得女儿太无聊,和其他小朋友也不亲近,所以给她找个玩伴”。

    弟弟戚矫算是和她相看两厌,也深知她脾性,听闻她带了人回来属实还有些震惊,更别说是年龄跟他一样大的男孩。父母对此倒没什么表示,唐暃甜言蜜语正是长辈最爱吃的那一套。

    父母自然也是没怎么为难,只是问了几句:“那你和囡囡是怎么相遇的呢?她有时候耐心不够,但是我看她对你倒是蛮上心的。”

    唐暃道:“我和娇娇是在下雨天认识的……当时她不小心淋雨淋湿了,我刚好递给她一把伞,就这么简单,但是我一看到她就喜欢上她了。就像是盛放在贫瘠土地上的一朵鲜艳的玫瑰,让人不可能不心动。”

    戚娇妆被他这一句“娇娇”雷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虽然是他俩商量好的初遇情节,但是亲耳听见唐暃添油加醋地说出来,她还是不免有些恶寒。

    弟弟戚矫却是不屑地“嗤”了一声,惹人注目,母亲手撞了他一下:“小矫,客人还在这里,不要不懂礼数。”

    唐暃面色不改,只是当没听到一般用公筷给戚娇妆夹吃的:“娇娇吃这个。”

    父母对他的表现极为满意,问了几句听说是计算机系的,连夸几句脑子好,戚娇妆却是被这场自己安排的大戏搞得有些坐立难安,无他,只是这个称谓,还有唐暃表现出来的加倍黏腻的态度让她起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