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玄幻>当然是让室友爽爽 > 11 俄罗斯转盘(马询直art,B/惩罚/捆绑/17)
    “你要带我去哪?”苏怀被绑着手,坐在豪车副驾驶上问道。

    “酒吧。”许久不见的马询直回道,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就像当初离开时那样。

    “带我去酒吧干什么?”

    “治病。”

    “治谁的病?治什么病?”苏怀不解道。

    “治我的,”马询直反常地空出一只手握住了苏怀被绑的手,开车的时候还转头看他,“我和家里说好了,只要能治好我的病,他们就不会再干涉我们。”

    “苏怀,”马询直看向他的目光中竟带有珍视与喜爱之情,“病好以后,我们就结婚。”

    觉得自己又穷又矮的苏怀也是有过幻想时刻的,但即使在那样的离谱场景中,都是自己向对面那位没有脸的普通女孩单膝下跪。

    被求婚,还是被男人求婚,苏怀不禁愣住了。

    况且这个人还是让自己第一个产生是一位女性错觉的马询直。

    “我有心理疾病,我感受不到人类正常的情感,已经好多年了,病况近一年才有所好转。我和心理医生聊过了,她说从根整治已经不行,”想到心理医生说他父母心理疾病不比他轻,二老脸上的表情马询直到现在还记得,同时也消灭了把病症从源头更正的希望,唯一的希望就是创造新的感觉,从头学起,从头感受,找出自己第一次心动,第一次有人类情绪波动的一点,无限增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得找新的解决办法。我已经找到了最初始的感觉,现在就需要一个实践者,一个媒介,一个能把二维思想完美复刻在现实世界的容器。”

    文字中的种子破土而出,需要在真实血肉上长出枝芽。

    “苏怀,就是你。”马询直握紧了苏怀的手,“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该怎么帮你?”苏怀内心被点燃,被马询直需要的感觉还是那么好,能让自己放弃一切只跟着他的指示行走。

    “你只需要被蒙住眼睛绑在玻璃桌上,其他的听我指令就行。”马询直目视前方,跟着车载导航的提示调转车头。

    即使感觉到奇怪苏怀也劝自己放宽心,马询直从来没有骗过自己,自己是可以相信他的。

    被蒙着眼睛带着往前走,黑暗让人有些不安,但牵自己手的是马询直,苏怀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像马询直说的那样,自己的衣服被脱去,胸腹贴着玻璃被绑成一个奇怪的姿势,上半身平趴在一块没有棱角的圆形玻璃上,双腿往上提摆成M型,大腿表面紧贴自己侧腰,下半身完全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