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玄幻>当然是让室友爽爽 > 8 春药下(味被伊舜华殴打/口塞臭袜/脚交/喂尿/失)
    虽然和马询直的性爱更像是在交媾,但自己好歹还是享受过的,欲壑难填时马询直没有亲吻没有细语的肏弄也会缓解苏怀饥渴的身体。

    可伊舜华完全不是,他不是在和自己做爱,他是在杀自己。

    没有停止过的巴掌和拳头一直落在他脸上,苏怀被打得牙口酸痛,脸肿胀不堪,耳朵和鼻子里一直有液体流出,肿得只剩下细缝的眼睛不知道流出来的是泪水还是血水,而嘴角被生生打裂,口水和牙床出的血有些被打得甩出嘴,有的因为自己不自觉的吞咽而喝下,又咸又恶心。

    自己一开始还能哭着求饶喊救命,后面就直接被打得开不了口。

    伊舜华一直在骂自己,边骂边打,自己双手护住脸都挡不住,膈着手掌的拳头落在他脸上,像打篮球一样,脑袋被打得嗡嗡的。

    等自己实在被打得疼痛到达了阙值,手臂无力垂下时,自己的脑袋在伊舜华掌下,更像个被拍打的篮球了。

    不同的是人家打篮球是为了得分,打自己脑袋是为了打爆。

    不知是不是欲望占了上风,每当伊舜华有想射的冲动时,苏怀能感觉到自己被撑光滑的内壁能察觉到马眼细微地张开,这个时候伊舜华就顾不上打他了,会抓着他的奶子像要扯掉它们一样用力往下拽,自己的下半身就会更加靠近伊舜华,肚子上也会被戳起一个更高的凸起。

    “放……放过我吧……我求求你……”苏怀口齿不清说道。

    伊舜华像是听见又像是没听见一样回答:“你当初害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放过我!”

    “我……我没有害你啊……我还……我还救了你……”苏怀哭泣着,“我还录了音……我帮你……把他们都……劝退了……”

    “就是你这个骚货打算录我视频威胁我爸是吧!”伊舜华肏地更厉害了,把苏怀内脏都给肏移位了,让苏怀呕了出来,中午吃的喝的被胃酸半溶解地从食管涌出吐了一地。

    人不光能感觉到他人器官的进入,还能感觉到自己器官的移动。

    苏怀感觉自己肚子里的器官都蠕动得厉害,在伊舜华压下来,全部体重压在他身上时,身体里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位了,更别提伊舜华抱紧他的背,把阴茎送进了更深处,四周的压迫加上下身肉洞的挤弄,苏怀觉得自己是块橡皮泥,体内的器官被压平成型中间不留一点缝隙,自己的七窍也被挤出条条絮絮五颜六色的泥丝。

    “还吃两根?骚穴这么松吗,所以能吃得下两根?”肏着肏着伊舜华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拽着苏怀瘫软的阴茎把苏怀提起,边拽边挺入,阴茎下的皮肤被拉扯到极限,隐藏在深处的蜜豆暴露了出来,像是被土匪发现的小娘子,伊舜华使劲甩了甩,发现甩不掉,疑惑道,“你男朋友的鸡巴怎么长在这里?这么小这么短难怪能肏进两根。”

    “不要啊啊啊啊!”苏怀后面的“啊”直接粘连着“要”字喊出,脆弱的男根被伊舜华拉起,牵连着他所有神经,苏怀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痛到眼前一黑,最后一点男性的自尊心起了作用,苏怀竟然暴起狠狠踹了伊舜华一脚,当然自己也因为这个动作感觉阴茎就要断掉了。

    阴道终于离开了肉刃的折磨,但苏怀已经痛到只能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做出最后的防御动作。

    “妈的还敢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