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玄幻>当然是让室友爽爽 > 4 初尝果,被马询直内S
    苏怀其实想求助的第一对象是向桥松,好像长了一个逼,心里也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自己是个女人,第一次理所当然地想献给自己的丈夫或者心爱的人。

    对于女人的取向,苏怀和广大男性一样,喜欢清纯中带有一丝妖艳,但把自己放在女人这个位置上后,苏怀心中的取向只有向桥松。

    向桥松满足了苏怀对男性的一切幻想,不管是身材还是脸蛋,家事还是性格,能力或者魅力,向桥松在苏怀心里都是顶配,他做梦都想变成向桥松那样。

    但是在梦里,他被心中最完美的男人肏了,自己的一部分变成女人以后,也想让新鲜长出的女性器官被想成为的男人所侵犯。

    可是电话还是打不出手。

    向桥松会相信自己所说的吗?

    苏怀焦躁地啃起手指,本来很好看的指甲被他啃得坑坑洼洼,也让所有第一次看到他手指甲的人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隐藏在200块钱三双打折球鞋下的脚趾除了室友无人问津,而暴露在外的残缺手指却被所有人厌恶。

    操逼带来的诱惑苏怀相信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大学生都不能抵挡,但是对于受欢迎的向桥松而言,苏怀又开始怀疑,这会不会已经稀疏平常了?

    苏怀又回想起那个疯狂的梦境,向桥松像几辈子没做过爱的色鬼一样渴求了他一遍又一遍,给出的理由是正在追求的乔湛露不给他肏。

    翻开朋友圈,向桥松罕见地发了二十张图片,除了参加比赛外还有他们团队聚餐和去景点游玩的照片,点进朋友圈,向桥松和乔湛露的双人照却摆在中间,仔细看,每张大合照向桥松和乔湛露都是站在一起的。

    向桥松是已经得手了吗?

    苏怀不安地想,向桥松有了乔湛露,有需求的话不就可以向女朋友要了吗?

    对比校园女神的女性器官,自己这个畸形的逼会不会就不够看了?

    苏怀幻想向桥松回来,自己在他面前脱光衣服,张开双腿,一个大男人露出两腿间这个本属于女性的逼,向桥松会说什么?

    好看,可爱,还是……恶心?

    想到向桥松露出嫌弃的表情,苏怀简直就像被丈夫厌弃的妻子,整个人突然就被悲伤笼罩。

    但是,苏怀还是不想就这么算了,变成女人,他当然愿意让室友爽爽,可是第一次,在苏怀心中像是宝物一样的东西,如果有女生愿意给他,他命给人家都可以,自己的第一次,却是只想给向桥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