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玄幻>当然是让室友爽爽 > 6 隐形眼镜(一周都在宿舍疯狂,书桌/玄关/阳台/走廊)
    不怎么回来的另外两个室友为苏怀和马询直提供了良好的性爱场所。

    留存时间越长的女穴和日渐涨潮的情欲让苏怀饥渴难耐,只要逼口没被塞入又热又烫的硬物,阴道就会一直紧缩,寂寞空虚地让苏怀没有别的脑容量再去想其他事情。

    苏怀除了上课都在宿舍和马询直做爱,就连勤工俭学助理和兼职都没再去了。

    不过好在苏怀向来守信,打电话请假老师和老板没有一个不同意的,甚至都还劝他多休息多出去玩玩,像个正常大学生那样吃喝玩乐享受现在。

    因贫困生身份占据的工作其实一直都是香饽饽,开学后不久苏怀突然暴露的家庭情况更是让学校对他大开绿灯,还破天荒给在宿舍遭受霸凌的苏怀换寝室,生怕他死在学校。

    所以他一开口,空缺的位置立马被人补上,轻松高薪的图书管理员助手被一直排号联络老师的同学拿下,炸物间的员工服也很快被老板从仓库里找出一件新的递给了前来求职的应聘者。

    但苏怀已经不愿意去想这些事了,道完谢挂了电话,手机被无力的手轻轻扔到了桌面,苏怀扶着桌沿单立着腿,另一条腿被马询直拉伸地笔直向上,硕大的阴茎在他肉穴里进进出出,逼口和柱身摩擦过的地方被挤出一圈圈白沫,苏怀两腿间被撞得发红。

    周五上午没课,苏怀和马询直从睡醒一直干到了现在。

    桌子上有几包拆开的饼干,一大桶矿泉水已经被他们喝了一半,激烈的性爱让他们一直在出汗,开了空调也没有降低身上的温度,反而让他们感觉更舒适,更享受在凉爽的空气中四肢交缠、亲吻拥抱。

    苏怀突然变得很喜欢接吻,唇舌交缠的片刻让他感觉有种温存的错觉,在一次被马询直干得只能伸出舌头张大口流口水的时候,交织的舌头让苏怀感觉有股电流从舌尖传来。

    无力的他甚至挺起胸抱住了对方的脖子,只为了不让对方的嘴唇离开。

    但马询直对接吻没什么执念,往往是兴致来了,才低头去亲苏怀的嘴巴。

    他对亲吻更是没有什么兴趣,苏怀和他从周一干到周五,他亲苏怀身体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比起亲他更喜欢摸,喜欢掐。

    苏怀的臀肉,苏怀的腿,苏怀的脚,苏怀的腰、胸、背,被马询直摸了个遍,肉多的臀部、大腿根部、手臂内侧,马询直又掐又捏,把玩了好久。

    不愿意强迫他人的苏怀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欢就让他人去做他们不喜欢的事,他更倾向于让他们做他们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向桥松,他很喜欢摸自己的头和脸,被摸的苏怀对此不喜欢,甚至有些难受,但他从来不说,因为他的不适还在自己的容忍范围以内,只要不突破底线,更是对自己倾慕喜爱的人,苏怀的底线越降越低。

    不喜欢亲吻自己的马询直更是如此,苏怀不讨厌他的触摸,也谈不来喜欢,但能感觉到马询直对自己身体的喜欢,也就放纵他了,至于自己喜欢的接吻,只会在马询直愿意并且亲吻自己的时候抓紧机会,主动热情地回应,在感觉到分开的时候再小心翼翼地凑近,尽可能延长亲吻的时间。

    马询直不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他只知道自己长了一个女人的逼,而逼出现的时间只有苏怀一个人清楚。

    逼是在晚上长出来的,周一是九点,周二是八点,周三是七点,周四是六点,逼长出的时间越来越早,苏怀也陷入了更深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