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玄幻>当然是让室友爽爽 > 5 宿舍突击检查,在辅导员和学生会成员面前做
    “你有什么意见吗?”听出疑惑,苏怀误以为马询直以为他是个乱搞的人,没好气道,“射这么快你又有过几次经验?”

    马询直这么说完全是因为他以为苏怀已经和向桥松做过了。

    虽然平时苏怀一直跟在向桥松后面跑,但向桥松女人不断,苏怀还被他在校外碰到帮向桥松买避孕套——最大号的那盒肯定不是苏怀自己用的,他其实一直都觉得这两个人是世俗意义上的直男。

    但是当苏怀光着下体,用逼口去吸他鸡巴的时候,马询直第一反应就是苏怀肯定和向桥松做过很多次。

    一个方便、隐秘,独属于自己的肉便器,和那么多女人搞过的向桥松肯定不会放过。

    不过在自己将阴茎整根没入苏怀阴道后,破开处女膜的质感却让马询直产生疑问,疑惑在处子血与精液的排出下达到顶峰,所以马询直把苏怀拉入怀里,对这个能一直给自己带来新奇体验的男人,发出这辈子为数不多的询问:“你竟然是处女?”

    不过马询直本人对性却没什么羞耻感,在同年龄段的同学想方设法摆脱处男身份的时候,马询直面对那些肉体却没有性致。

    母亲以为自己是同性恋,却发现儿子看到男的也不硬,疑似阳痿的状况终于引来了父亲的关注,可惜医院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鸡飞狗跳的各种检查中,马询直被发现是心理问题。

    从阳痿被确诊为病态淡漠的变态,马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多年因做生意而颠沛流离,父母不着家没能给够情感安慰,自己也从未与外界产生过联系,本来是要把自己往国外放的,听了心理医生的建议,父母不管不顾他十八年后把他塞进了一个离家近的大学。

    父亲停了自己所有的卡,只有每周日回家在午饭的餐桌上,才能拿到500元的现金,说是要让他隐瞒自己的身份,这样才好和同学打成一片,方便自己交到普通朋友,恢复正常。

    模仿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下会做出的反应,马询直表现得略带失落地回了房间,如他所料,母亲偷偷溜到他屋子里给了他一个厚厚的信封,说是让他别亏待自己。

    假装正常的马询直又一次得以财富自由。

    他是与常人不同,平常人的喜怒哀乐马询直一概体会不到,但他的身体是没问题的,知暖晓寒,能评香臭,可尝酸甜苦辣咸。

    但是这些都不能引起他的感情波动,他没有过爱上或者仇恨的经历,吃饭睡觉也纯粹是因为要活着,活着的理由是他还没死。

    本来生物是他学得最好的学科,但是在高中的实验课上,自己完美解剖了青蛙和兔子的尸体后,老师抖着嗓音喊来了家长——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解剖,却能解剖得这么好。

    在选专业的时候,父母几乎是闭着眼筛除了所有有关生物的专业,然后选了一个与能引诱人施虐的起因风马牛不相及的计算机。

    马询直不能理会正常的情感,也不懂处男处女迥异的想法,即使像处女一样保持着处男之身,他也不会有任何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