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陈嘉送周一凡去机场,她一直都不喜欢机场、火车站,因为这里是见证最多离别的地方。

    登机前,陈嘉抱住周一凡,把脸贴在他x膛上,抬头找哥哥索吻。

    周一凡不喜欢在公开场合太亲密,但这次例外,他也低头对着妹妹吻了上去。

    别人来看俨然一副小情侣依依不舍、惜别的样子。只有兄妹知道,这大概会是他们最后一次接吻了。

    陈嘉泪眼汪汪的问:“哥你有Ai过我吗?”

    周一凡轻抚她的后背,说:“你是我妹妹,我一直都Ai你,从你出生下来就Ai你”

    “我问的不是这种兄妹之Ai,是男nV间的Ai”

    “…..我也不知道”

    周一凡登机时间到了,低头亲了亲陈嘉光洁的额头说“我走了,你快回家吧”。

    接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绝口不提:

    他当初没日没夜地工作赚钱,想着也许可以早点退休,带妹妹去云南的小城定居。那里很远又环境优美,关键那里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兄妹,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后来发现陈嘉交往男友了,他也曾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无心工作,也想过直接飞回去找她、质问她,可是这些也无法改变他们是兄妹这个事实。

    甚至后来找nV朋友也是按照陈嘉的模子找的。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Ai上自己妹妹的。

    也许是在陈嘉停电时偷亲他的那一刻;

    也许是暑假陈嘉疯狂撒娇求他帮她补作业那一刻;

    也许是她溺水昏迷给她做人工呼x1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