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科幻>苍狼谣 > 第五章:夺命长棍
    聂冷把他在那片田园检测所得的数据发回去总部,确认当地具备一切种植绝佳葡萄品种的要素之後,定风堡选址於嶟煌城的新酒庄便在一个礼拜後火速动工。

    聂天也遵守他所许下的承诺,让聂冷为新酒庄以及其新葡萄酒系列取名。

    「就叫灵芝酒庄吧,其下所生产的葡萄酒亦冠上灵芝二字。」聂冷毫不犹豫地说出他的答案。

    「虽然不知道你葫芦里卖什麽药,不过听起来还不错。」聂天固然不明就里,但他对此并不以为意。毕竟只要这新酒庄能为他带来数之不尽的钞票,你想要取什麽名字都行。

    在嶟煌城吃了那魁梧男人的一掌後,聂冷足足花了一个多月来养伤方才痊愈。伤势恢复以後的他,他卸下了他在酒庄的一切业务与工作,独身一人来到万里荒芜的戈霁沙漠。

    他买下沙漠公路的第一驿站,将原本营业屋里的热炒生意改造成一家小型酒吧,顺便从自家的酒庄带入一些品质中上的葡萄酒,连同其他酒类与果汁饮品研究起调酒来。

    不过,他待在戈霁沙漠的主因当然不是为了当个小小的酒吧老板,而是为了他日闯谷而设立的临时基地。他每日除了在酒吧里经营餐酒生意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全盘投注在自我的修炼上面。

    他在驿站後面的空地上,装置了五个站立式自动步枪,以半圆之势向外扩展。这是他为了锻炼风Y手而安装的极端式器具,由一开始的一步枪一子弹,到之後的一步枪三子弹,再紧接着二步枪四子弹、二步枪六子弹,以此类推到最终的五步枪十五子弹,聂冷都必须徒手接住或拨开那些速度大於音速的高速子弹。

    如此危险的练功方式,乃是聂冷的父亲:聂天在他以往仍是武道狂热者时所自创的自nVe式练法。聂冷的兄长曾经也采用过这种极端的修炼方式,却不幸永远停留在三步枪七子弹的阶段。只因步枪所S出的第七子弹穿出了他手式的间隙,直直地灌入他的心脏。

    「我不会阻止你追求更高的武学境界,只望你别步你哥的後尘。」听闻聂冷即将采取那极端锻炼法後,聂天对他如此嘱咐道,「现今酒庄的生意为最鼎盛时期,你可没有Si去的余裕。」

    在第一驿站苦练了六个月後,聂冷好不容易终於从原来的一步枪三子弹,进阶到二步枪六子弹b近他已故兄长同等的段位。他把暂时休业的牌子挂在营业屋的腰门之上,骑着他那改造过的轻式哈雷摩托车在沙漠公路上驰骋。

    与驾驶越野车的苍狼一样,聂冷也偏Ai旧式的汽油交通工具。他们俩都觉得那些能催出油烟味的古老载具散发着一GU原始的粗犷气质,那是新型的全电式或等离子推进飞行器所无法呈现的野X。

    往前奔驰了约莫一个小时後,聂冷忽地驶离沙漠公路,朝着漫无边际的东北方笔直前进。

    继续飞驰了另一个小时後,聂冷便深陷於四面八方皆为一片h沙的地域,简直就像置身於一片沙海汪洋上的一叶孤舟没两样。此刻的他唯一所能仰赖的,就只有那设置在摩托车车头的指南针。假如它基於何种不知名的理由,突然坏掉抑或丧失了功能,他恐怕会直接迷失在这片一望无际的沙漠当中。

    高挂在天空的太yAn向大地发S着毒辣的光芒,聂冷的T力也正一点一点慢慢地流逝去T外。要不是他以内力尽可能地收紧身上的泪腺,恐怕现在已经快要被暴晒得进入脱水状态。

    那瓶放在摩托车坐垫旁支架的水壶里的水,已经被聂冷喝下一大半,是以如果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还无法抵达那片传说中的绿洲,他大概会尚未与那魁梧男人再度交手,就先惨Si在大自然的手下。

    其实聂冷半年前为自己设下的目标,为三步枪七子弹的段位也就是他兄长止於的段位。他必须至少达成这个段位方能动身前往地狱谷闯关。换言之,他现在达到的二步枪六子弹实际上并未符合预期目标的。

    况且,姑且先不论武功层次的问题,其实聂冷也大可先等夜幕降临,周遭的温度下降以後才出发,那麽做最大的好处便是保存自身绝大部分的T力,而後将之用在闯关以及应付魁梧男人之上。只不过不知怎的,刚刚聂冷在酒吧里品着自遥远北方运来的烈酒时,他的脑子与身子无论如何就是静不下来,於是坐立难安的他便耐不住X子直接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