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科幻>苍狼谣 > 第十一章:林中情(3/3)
    「但那四个字代表什麽意思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出自北方雪隐山脉那些原住民的民间传说,是一个会将人类生煎活剥的怪物,因为其活跃期都在夜深人静的午夜,故此就算有人侥幸躲过牠的追杀,也无法看清牠真正的模样,只看到牠那在黑暗中若隐若现的人形轮廓。」

    「人形轮廓?所以他到底是人类还是怪物?」

    「没有人知道真相。但有传闻说牠其实曾经也是人类,而後在某一天因为得罪了同个部落的蛊师,而被他施以诅咒,变成个面容丑陋的怪物,最终落得被当地居民误以为是哪来的异兽而赶出部落的下场。」

    「那牠一定很恨那些人吧?」

    苍狼点点头,说道:「恨极了。所以牠之後在荒凉的雪地上潜伏着,等待着一个绝佳的时机回到部落去报仇。最终牠选定了一个月黑风高、刮着暴风雪的午夜回去那个部落,挨家挨户地把当地的所有居民杀个清光。那个作为始作俑者的蛊师被牠特意留到了最後,听说牠以极为惨无人道的方式,从午夜折磨那蛊师到翌日的清晨,最後也没有让那蛊师痛快Si去,而是把失去了行动能力的他丢在雪狼屯聚的雪原上,让他成为群狼们的盘中餐。」

    「让我猜接下来的後续,牠大仇得报後,发现自己内心的愤怒并没有消减半毫,於是在往後的日子里也被那旺盛的恨意所驱使,永无止尽地残杀着人类。」

    苍狼再点点头:「没错。牠之後还是持续杀害着人类,并没有因为大仇得报而收手。於是雪隐山脉的原住民,每天一到了午夜时分都会紧闭家门,就是惧怕这个传说中的怪物会来杀害他们。而不知哪天有人为了更方便地称呼那个怪物,便为牠取了芭芭耶嘎的名字。而这名词其实在雪地原住民的语言中也不具有任何意思,那单纯只是当地人以他们语言的元音所创造出的一个新词汇。」

    「这民间传说还蛮有趣的。」雁洳笑了笑,「北方人的父母大概会经常用这故事来吓唬他们的小孩,让他们夜间早点睡觉吧。」

    「据说还真的是这样。」苍狼也跟着雁洳笑了起来。

    「不过,苍大哥你到底是在江湖上g了什麽事,才会被冠上这个北方民间传说中杀人怪物的名号?」雁洳转头望着苍狼。

    「我也记不清了。好像是某段在大陆北方游历的时期,我杀了不少当地为非作歹的贼寇,最後被对我恨之入骨的他们取了这个外号吧。之後一传十,十传百,逐渐地传到了位居中原的凤城,自此我便成了原本只闻名於北方的芭芭耶嘎,这传说中的杀人怪物了。」

    这外号的由来说完之後,两人也回到神木的所在地,与庄园的距离又更近了一些。

    循着原路返回之前,苍狼再一次望向那棵位於空地正中央的神木,发现它跟今天早上醒来时看到的模样并无二致,依旧是那副长得怪模怪样的样子。看着树下那一片经年累月所堆积起来的藤蔓残骸,苍狼不禁又回想起昨晚与雁洳发生的事。那散逸着芬芳的发丝、柔软的t0ngT、自对方肌肤传来的温暖……这种种的一切对他而言都记忆犹新。他不由得打从心底觉得,人生的第一次献给了雁洳,绝对是一件天底下最幸运的事,而在得知对方的初T验也同样献给了自己後,他只觉得那是无上的荣幸。

    正当苍狼还在回味着昨晚的缠绵时,他突然间发现就在自己身前不到五步的地方,地上有一个类似藤曼却又不完全是藤曼的枯枝样物事,正隐隐地发出微微的蓝光。

    明明今天早上醒来以後,神木昨夜所散发的蓝光已然全数褪去,回归成一棵从外表看去并无特异之处的寻常老树撇除掉那稍显畸形的外表,但为何眼前那根藤曼竟又发出了蓝光,难道是神木於晨间下意识发出的余晖?

    由着好奇心所驱使,苍狼自然地走上前想要捡起那根发着蓝光的藤曼来一探究竟。

    「别!」身後忽地传来了雁洳响亮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