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曦还是第一次出席这么重大的会议,主角还是她自己。

    傅云曦站在松井彻一旁,穿着成熟的贵重礼服,看起来就像是十八岁的名媛,带着标准的笑容迎接客人。

    傅云曦感觉脸都有些笑僵了,自己或许是真的不适合应付这种场面。

    “啊,秀木先生,很荣幸您来到鄙人的订婚礼,好久不见了。”

    她看向松井彻,他遇见的每一个都会尊敬的四十五度鞠躬,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对到来的来宾给予最大的尊重。

    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有JiNg神疾病的模样……这也是他在外伪装的形象吗?

    傅云曦想到,松井彻可能从小到大都在面对这些情况,还得掩藏自己的病症,不由得又有点可怜他。

    等到能歇息一段时间,傅云曦喘了口气,刚想和松井彻说句话,就发现他人不在了。

    傅云曦四处张望,发现他衣服的一个小角。他去庭院做什么?

    她跟着过去,看见他和一个男孩正在聊天。那个男孩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单薄的白衬衫和黑K,端着餐盘,面无表情,眼里是毫无波澜的Si气,身上脸上都是淤青。

    松井彻拉着他:“你没事吧?要不先去包扎——”

    结果那个男孩立马就跑走了。松井彻呆呆站着,背影看着有些可怜。傅云曦走过去问道:“你认识的人吗?”

    松井彻对她突然冒出来感到惊讶,但还是回答道:“嗯,不过只是我单方面知道他而已。他是另外一个家族的外姓子nV。”

    “他的母亲十七岁的时候和其他男人发生X行为,最后生下了他,虽然他被家族收养了,但待遇并不是很好……”

    傅云曦看了看那个男孩远去的背影,“好可怜哦。”

    松井彻忽然想到:“b起这个,我们两个都不在大厅是要被挨骂的,到时候可怜的就是我们了,快回去。”

    傅云曦就和松井彻跑回去了,果不其然就对上课香织夫人如刀剑一样的目光。

    两人都打了一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