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凌也并没有对此有什么举动,或许是他并不能看见得傅云曦在做什么,只能听见声音。

    她回到松井彻的家里,检查自己的后颈,什么也没模到。

    松井凌也道:“没有用的,你还是Si心b较好。”

    傅云曦放下自己的手,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只是一个小实验而已。”松井凌也声音全是笑意,“你知道蓝鲸游戏吗?”

    “蓝鲸游戏是什么?”傅云曦早真的不知道。

    “能让人一步步渴望Si亡渴求自杀的游戏。不过我不会让你真Si,就是试一下。”

    傅云曦深深呼了一口气:“我不参加的话,视频就会被发出去对吧。”

    “就是这样。”松井凌也的笑意更浓了,傅云曦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不过首先你得先表个衷心,在自己的大腿上割几刀。”

    傅云曦内心不由得有些惊骇,就听见他继续道:“就请打开手机摄像头,在20秒以内找到刀。二十,十九,十八…“

    傅云曦慌乱地跑到厨房,拿起了菜刀。

    “我叫你在腿上来几刀,只割破皮肤。要是直接这么割,去医院就麻烦了。”

    傅云曦放下刀:“那我该拿什么…”

    “刮胡刀,修眉刀之类的,男生家里应该有吧?“

    傅云曦就去到浴室里面,从台子上找到了刮胡刀,把刀片拆下来,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往大腿上割了上去。

    血Ye随着痛觉翻涌,傅云曦嘶了一声,又开始下一刀。

    “做得还挺g脆的啊。其实经常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