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侦探>穿越>农场物语 > 第一章:被拐骗进农场
    初夏的下午时分,天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日光也已柔和,哭丧着脸的青年跟一位白胡子老头坐在货车后座上,路途坎坷,货车颠簸不已,驾驶舱内臭气环绕。老头不停叮嘱司机开得稳些,而旁边这位后悔不已的青年就是本故事的主角霍曼,强忍着恶心,看着车窗外漫无天际的小麦,回想自己一周前就不该答应接下这份工作。

    一周前,已经毕业一年的霍曼经历了第三十次求职失败。

    “唉——毕业即失业,我该怎么办呢。”霍曼身着正装坐在公园长椅上,长叹一声。

    “年轻人,不要唉声叹气的,我有个工作可以介绍给你。”一个老头拄着拐棍站在华曼面前。霍曼看了一眼老头,老头白发白头白色西装,系着个黑领结,挺着个大肚,满脸堆笑。霍曼心想,这人肯定是个有怪癖的富老头,自己虽然长相不出众,但也不算丑,为了人身安全着想,还是不理这人为妙,赶紧起身就走。

    老头坐到长椅上:“我的名字是哈兰德,你可能听过大角鹿集团吧,那就是我旗下的。”

    大角鹿集团是远近闻名的跨国公司,霍曼回过头,仔细看了一眼老头,确实和公司海报上的人长得一样,霍曼转过身:“哈兰德先生,我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怎么敢奢望进入您的公司。”

    “年轻人,我手下的乐园正缺人手。”霍曼听到“乐园”两个字,心里发怵,不会是什么不正经的地方吧。

    “‘乐园’是我经营的农场的名字,这是合法经营的证件,你可以过目。”哈兰德看出他的疑虑,从怀中取出农场的经营证件,上面标明农场的名字“乐园”,“你可以先实习几天,如果有任何不适,随时能够退出。”

    经过一番交流,霍曼放下戒心,想着不如试试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便答应下来,回到住处收拾了行李,换了行头,留下给同住姐姐的字条,跟着哈兰德上了一辆老爷车。老爷车开到了火车站,二人又换乘登上一辆火车,这列火车装饰着大角鹿的图案,车头后只有两节高级客车车厢,余后的则是货车厢,似乎装满了货物。随着火车开动,城市的喧闹随着车窗外移动的景色渐渐消失,不知转了多少铁路线路,车窗外的人类文明痕迹越来越少,过了数日,终于到了一座小镇车站。车站的工人在火车停稳后迅速搬运货车厢内的货物,哈兰德则先行去找提前联系好的农场货运司机。趁着空隙,霍曼在小镇转了一圈,镇子不大,但各色商店货物一应俱全,不少都挂着大角鹿商标,看来也是大角鹿集团的。

    “有新人来了呢,不知道会待几天。”镇里的居民窃窃私语,霍曼有了不好的感觉。

    哈兰德乘着货车来到霍曼身旁,招呼他上车:“这位是农场的司机,专门从在农场与小镇间运送物资和货物。”霍曼上了车。

    这一趟算下来已经足足一个星期。

    “前面就到乐园了。”霍曼被哈兰德的声音拉回现实,朝着哈兰德指的方向看去,一座土路边的红漆木质房屋出现在眼前。二人连同司机下了车,憋了许久的霍曼立即跑到一旁狂呕不已。呕吐完,霍曼抬头环顾四周,近处是大片的平地,远方则是群山,不知道自己离故乡多远了。司机自行去搬货物,哈兰德则领着霍曼进到红房里转转。霍曼四处打量,房内堆满各类农产品,谷物,瓜果,蔬菜,羊毛等,易腐败的农产品诸如牛奶,鸟蛋,畜肉,菌茸等周围则堆满冰块,这似乎是一间仓库。霍曼偶然从农产品缝隙中看见一个壮硕的男子,打开后门溜了出去,似乎没穿衣服。“这真的是正经农场吗?”霍曼心里嘀咕着。

    哈兰德带着他走出仓库,小走一段就看见一栋白色洋房,西面还有一个马厩与洋房连接。二人进入洋房,并没有其他人,只有一只黑猫在客厅沙发上睡觉,老头指着它对霍曼说:“他是你的同事之一。”华曼只当这句是笑话,心里想“抓老鼠的同事嘛?”他将自己的行李暂时存放在客厅里,跟着哈兰德继续参观。洋房的大门在南面,一楼前部是走廊和客厅,后部厨房和盥洗室,厨房西面的窗口摆着长桌,而窗外似乎和马厩内部相通,也有一张木板。二楼是四个房间,供员工住宿,还有一个阁楼储物间。

    “其他同事还在工作,我先带你逛逛吧。”哈兰德领着霍曼从厨房后门走出,他指了指远方,“从小屋这里向东是农田和池塘,种植作物和养殖水产品。向北是密林和沼泽,是禽窝和菌茸屋。向西是畜棚和山地,放牧的地方。”

    哈兰德向霍曼向东先参观农田,路过一片大池塘。“这里是珠蚌的养殖池,可以采集珍珠。”霍曼望向波光粼粼的池塘,一阵水花翻起,似乎有一尾大鱼在水里游过。

    “哈兰德先生您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身着衬衫夹克,头戴牛仔帽,在一堵石墙后出现,亲切的和哈兰德打招呼,他注意到一旁的霍曼,“这位是新同事吗?”

    “是的,他叫霍曼。”霍曼想否认,哈兰德让对方过来见见新同事,并向霍曼介绍对方:“他叫森塔罗,可以叫他小罗,他是一个……”